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942ee.com 加入收藏夹!


              《一》大学时代
             五十三、另有隐情(上)
  「其实距离我醒悟的时间并不遥远,只是我没想到自己陷入的速度那么的迅猛。
我至今都想不明白,为什么我会答应他在教学楼的楼梯间里做爱。是因为我的本性
淫荡且变态,需要更大的刺激来满足自己?还是在他日益疯狂的摆布下,慢慢失去
了自尊?」
  「我不知道是因为什么,但是我知道就在那一天,从黑暗的楼梯间,走进光亮
的走廊的那一瞬间,我迟疑了,那时的我,还配生活在光亮中吗?我所做的一切,
不是都应该隐藏在黑暗中吗?一个适应了黑暗和隐藏的人,进去光明的世界,会不
会因此而灰飞烟灭?就在那一刻,我怕了。」
  「我记得那天他在消失了半个月之后,又找到了我,然后就把我带到了教学楼
顶层的楼梯间里,那里通往走廊的门是被锁死的,在他的鼓吹之下,我神使鬼差的
就答应了他的要求,就在那里,手扶着扶手,撅起屁股,被他后入了。」
  「原本一切都在正常进行,可是好像老天故意要让我惊醒一样,就在我即将高
潮的时候,那个在他说来本不应该有人出现的地方,突然闯进了两个不速之客。」
  「那是两个同样想在那里寻找刺激的情侣,就在阿涛的阳具还在我阴道的包裹
下奋力的进行最后的耕耘时,他们推开了下一层的门,突如其来的意外令我内心一
紧,原本就已经在高潮边缘的身体,就在这一刺激之下,突破了阻碍,直登巅峰,
无法克制呻吟的我,也发出了最高声的呼喊。」
  「本以为,这一声呼喊,会让下面的人离开,可是我真的很奇怪你们男人的思
考方式,明明知道我们会发现他们,可是那个男生还是强拉着自己的女朋友走了上
来,想要偷窥我们的情况。」
  「万般无奈之下,我和他只得强性压制住刚刚登上极乐的快感,迅速整理了一
下衣服。还好,我那天穿的是裙子,只需要让裙子垂下,然后把上衣的扣子扣好,
但是因为时间比较紧,我的内衣其实并没有穿好,只是虚搭在胸口。至于他则更是
方便,直接把家伙一收,拉上拉链就好了。」
  「本来我想就这么躲在暗处,因为外面的天色已经黑了,顶层的楼梯间又没有
灯,只要我们不再做出那种下流的行为,就算他们上来,也看不清我们的脸,然后
等他们因为尴尬走了,我们就可以脱身了。」
  「可是他却偏偏不打算如我心意,用力拉着我,向楼下走,我终究扭不过他的
力气,只得亦步亦趋的跟他一起,与对方迎面而行,要知道那时候我的手里,还紧
紧的攥着我还没来得及穿上的内裤那。」
  「楼梯的阶数没有多少,但是每往前一步,我都好像跨过了几个世纪似的。紧
张的我开始有些腿软,毕竟我们的事,从来没有被人发现过,今天的场面是我从来
没有见过的,当然连想都没想过。」
  「我们一路下行,对方则迎面而来,就在我想要一声不吭的溜掉的时候,他却
突然跟对方打起了招呼,那一刻我的整个脑袋是懵的,难道他们认识?那我的处境
可就更加不妙了,我攥着内裤的左手掐的更紧,虽然有内裤布料的阻隔,但是我的
手掌还是感到了指甲抠入的疼痛。」
  「不过还好,接下来他们之间的对话,否定了我的猜想,很显然他们并不认识,
他之所以主动打招呼,就是为了讽刺对方的龌蹉行径而已。而对方明显也被他的镇
定自若给镇住了,做贼心虚的他们也没敢在月光的帮助下,仔细去辨认我们的长相,
他们一直是低着头的。就这样,在他的主动出击之下,我们成功脱身。」
  「当他拉开下面一层的门的时候,外面的光线照了进来,有些刺眼,但更加刺
痛的是我的心。这好像做贼一般的走完了一层的楼梯,让我开始怀疑自己现在的所
作所为的正确性了。」
  「出了楼梯间,我甩开了他的手,慌慌张张的跑进了洗手间,调整了内衣,然
后穿上内裤,内裤在我手中被攥的已经满是褶皱了,而且非常潮湿,不过那并不是
我的淫水,而是刚刚紧张的汗水。」
  「我收拾好了衣着,出来后却没有了他的踪迹,我知道他又像每次一样,提上
了裤子,就独自离开了。这让我内心的动摇更加强烈。原本我以为我们之间的性爱
关系是平等的,互利互惠的,但是那一刻,在他完全不顾及我的感受,直接开腔去
那两个人说话的时候,他到底把我当成了什么?」
  「没错,他最开始是卑鄙的强奸了我,而且还用照片什么的胁迫我,但是之后
那?在他收手之后,确是我不知廉耻的主动送上了门去,并且越陷越深。再之后,
更是我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主动提出让他内射的,最过分的是,还在第二天,故
作清高的说什么性、爱分离的歪理邪说,来给自己的放荡寻找借口。」
  「归根结底,还不是我自己贱吗?其实放荡不可耻,但是为了隐藏自己的放荡
而一再的用尽各种方式去粉饰,就真的是贱到家了。就像我们寝室的六姐,她就很
是放荡,但是她放荡的光明正大。」
  「她喜欢男人的鸡巴,没有鸡巴她就没法活,她不怕别人知道,所以她可以跟
别的色女一起谈论哪个篮球队员的性能力要强一些。甚至在我们看到一些情色照片,
害羞的捂住眼睛,其实心里还想一探究竟的时候,她可以肆无忌惮的评头论足,不
用在乎别人的眼光,当然这也是她能跟那个人走到一起的原因。」
  「这件事其实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从楼梯间出来后,我就开始反思自己到底
是个什么样的女人,那段时候我特别不想见他,因为我忽然不知道自己该把自己摆
到什么位置了,是原本那个支配者,还是现在表现出来的被奴役者?」
  「我不知道,我想避开他,先去寻找自己的定位,再去考虑未来的路该何去何
从。因为直到那个时候,我还以为虽然我的定位发生了偏差,但是如果我想要全身
而退还是易如反掌的。」
  「还好的是,那段时间他没有再给我打过电话,就在我暗自庆幸,得到了喘息
的机会的时候,我发现他出现在了我们寝室的楼下。」
  「这让我一顿紧张的差点窒息,他来干什么?是来揭穿我和他的不正当关系的
吗?他为什么要这样做?他想违背诺言,拉着我鱼死网破吗?这对他有什么好处?
那一刻无数的疑问浮现在了我的脑海,我不知道答案,只得做贼心虚的躲在了旁边
的树林里,偷偷观察着他的一举一动。」
  「他并没有注意到我,而是时而仰头看向我们寝室窗户的方向,这让我更加确
定了他是来找我的。我该怎么办?任由他这么守下去?可是这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他在外面有个房子,无所谓什么时候回去,可是我必须要在关寝之前回去啊,他这
么一直守这我该怎么办?万一他在这里守不到,去我的班级怎么办?」
  「或者他在这里,遇到我的室友怎么办?毕竟那一次他去我们寝室的时候,看
到过她们的照片,当时我还鬼迷心窍的一一介绍过,这可怎么办那?我只能暗自祈
祷,我的各位姐姐都不要出现啊!」
  「可是有的时候,就是天不遂人愿,就在我不断祈祷的时候,六姐从寝室楼里
走了出来。看着她走的方向,正好是向那个人的方向,那一刻我心如死灰,只能再
次祈祷,他认不出六姐。」
  「可是,令我目瞪口呆的是,他没有主动去找六姐,反而是六姐,一脸微笑的
迎着他走了过去,等到了两个人已经十分接近了之后,六姐竟然旁若无人的一把挽
住了他的胳膊,满脸谄媚的笑容,而他则直接无视了六姐,转身向学校的大门方向
走去,脸上一副不耐烦的神情。」
  「我不禁伸手掐了掐自己,这是怎么了?不是在做梦吧!他和六姐认识?那我
们的事情,六姐知道多少?不得不说人的思想是无边无际的,慢慢的我想到了更多
的可能,她们什么时候认识的?五月份的那天他为什么会出现在浴室?原本应该被
锁上的更衣室,为什么会对他形同虚设?」
  「他怎么会知道我那么多的事情?之前我的每一步计划都被他一一识破,真的
只是他能未卜先知吗?想到这些,我浑身发寒,那一刻我才明白什么叫做细思极恐。
如果我想到的都是真的,那么真的太可怕了。」
  「但是我的理智却在告诉我,虽然六姐大大咧咧的,而且好色无比,但是她对
七姐和我都很是照顾,对另外几个姐姐也都尊敬有加,无论怎样我都找不出来她要
害我的理由。而且看两个人现在这架势,明显是一对情侣的样子,她总不至于,大
方的让自己的男友去上别的女人吧?」
  小欣说到这里,我实在是忍不住,看了她一眼,她的这个猜测,真的把我雷住
了,这是什么样的脑回路才能想到这么多的道道。六姐竟然变成了背锅侠。不过谁
说就没有女人为了讨好自己的男朋友,帮他睡别的姑娘的先例啊?没想到,只能因
为你没见识过而已。
  而小欣的余光发现我看向她后,也转过头了看我,看到我一脸的震惊,然后她
惨然一笑并没有在理会我,继续说了下去。
  「虽然我的内心在不断的告诉自己,六姐不会干出这样的事情,单是再想想之
前发生过的种种巧合,我又不禁开始怀疑自己的判断了。」
  「我不知道那天自己是怎么回到寝室的,有事怎么回到自己的床上,总之那一
晚我的脑子都乱糟糟的。我不知道这些事情的发生是不是六姐在推波助澜,在辗转
反侧了一夜之后,我决定无论如何都要查清楚,六姐在这中间所扮演的角色。」
  「当然,这种事,我是不可能找你帮忙的,为了自己的颜面,我只能自己亲自
去追查了。我本来想从那个人那里开始寻找答案的,但是我无论如何也不可能直接
去问他,可是想要跟踪他又不是那么容易,他住在校外,经常神出鬼没的,为了保
险起见,我只能开始偷偷的观察六姐的行踪。」
  小欣说道这里,我不禁偷偷的松了口气,还好她没有跟踪阿涛,要不然说不定
什么时候,就看到我们两个有过接触了。还有就是从之后发生的种种情况看来,小
欣应该是已经知道六姐跟这整件事毫无关系了,所以我忽然开始好奇,小欣的跟踪
之旅到底发现了什么。
  「相对于那个人来说,跟踪六姐要方便很多,但是这却是我从来没有想过的事
情,我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有一天会去跟踪别人,而事情的起因还是跟上床有
关的龌龊事情。」
  「这种行为让我羞愧难当,但是为了查明真相,我又不得不这么做,我的内心
备受煎熬,不过还好,仅仅只过去了两天,我就找了机会。」
  「那天下课后,大家照例收拾好东西,向寝室走去,而六姐却显得很是匆忙,
连四姐叫她一起去买东西,都拒绝了。还转头让我陪四姐一起去,自从开始怀疑六
姐后,我就不知道该以什么面目面对她,当然我并不确定她一定跟这件事有关系,
在还没有查明真相之前,我只能努力装作什么也没发生的样子应了下来。」
  「嘴里虽然应了下来,但是我的心里却告诉自己,机会来了。那天课间休息的
时候,我就偷偷的观察到六姐在走廊角落里跟人打电话,表情暧昧,我的第六感告
诉我,那一定是那个人打来的,而现在六姐这么急匆匆的就一定是跟那个人去约会
了,而我则需要偷偷跟上去,想办法偷听他们的对话。」
  「如果这些事真的与六姐有关,我相信对于这么大的事情,他们一定会在不经
意间有所提及的,那我就能因此而找到线索了。看着六姐加快了脚步向寝室的方向
去了,我猜测她是回去放东西,同时换衣服去了。那么留给我的时间也就不多了,
于是在只陪四姐走了没多远之后,我就谎称要去舞蹈教室取东西也离开了。」
  「确定了自己已经脱离了他们的视线时候,我的家脚步开始加快,慢慢变成了
小跑,一路跑到更衣室,从柜子里拿出前天准备的帽衫和裤子,飞快的穿在了身上。」
  「换好了衣服,我赶紧离开了更衣室,主要是怕再被别人遇到,出了艺术楼,
从衣服口袋里掏出口罩,找了个角落戴好,然后低着头,向寝室楼走去。」
  「这一路慌慌张张,匆匆忙忙,换来的是我终于比六姐早了一步,赶到了寝室
楼下。我没敢直接走过去,而是在远处楼旁的花坛边,找了一个不容易被注意的地
方,坐了下来,掏出英语单词的小册子,默默看了起来。」
  「当然那只是我的伪装,我的注意力,一直都紧紧地盯着刚刚走到楼下的那个
人的身影。他依然痞气十足,一遍抽这烟,一边时不时抬头看向女寝的楼上。」
  「今天他们两个的时间好像掌握的都很好,没一会,六姐就走了出来,过去挽
住了他的胳膊,两个人一起向这边走来。」
  「我很镇定的坐在原地没有动,因为我知道他们没有发现我,而应该是要出去
吃饭。偷瞄着他们已经走过去三十米左右了,我才慢慢起身,然后微微低着头,亦
步亦趋的跟了上去。」
  「果然,他们两个并没有注意到被人跟上了,而是一路有说有笑的走进了食堂。
而我也跟了进去,可是这种环境却并不适合我坐在离他们很近的位置,因此我干脆
找了一个偏僻的地方坐了下来,买了点吃的,一边低头看书,一边吃着,尽力让自
己融入食堂的氛围,不要显得格格不入。」
  「热恋中的情侣吃饭,都是一个很耗费时间的工程,他们两个也是这样。在我
的角度,看不清他们的表情,但是却能看到一些动作,从而猜测他们的状态。」
 
  「那个人的状态,显得彬彬有礼,身上穿的衣服我认得,那是他生日那天,他
朋友送给他的,很是合身。这一刻他真的好像是一个绅士,这和他在玩弄我的时候,
截然不同,我不禁有些怀疑,这真的是一个人的两面吗?还是根本就是两个人?」
  「但转念一想,也许这就是爱吧?他爱六姐,才这样相敬如宾。而对于我,只
是他的一个玩物而已。想发泄一下了,就找到我,然后乖乖的被他压住,肆意玩弄
一番,满足他的欲望而已。往好听了说,我是他的泄欲工具,而往坏了说,我只不
过是个婊子,是个欠操的婊子,是个被他的阳具征服的贱货而已。」
  「对于爱人要宠爱有加,但是对于贱货和婊子,就只配得到羞辱和蹂躏。想到
这里我不禁有些为自己感到悲哀,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种令人不齿的身份,
甚至还鬼迷心窍的沉迷其中。这让我下意识的把目光又转到了六姐身上。我一直以
来尊敬的姐姐啊,到底是不是你让我陷入了这痛苦的深渊那?」
               (待续)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942ee.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