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49ee.com 加入收藏夹!

本帖最后由 jiu72 于 2018-5-4 23:00 编辑

  正文 第二百六十九章 无奈卖身

   “妈的,有钱没钱,日婆娘过大年!先喂饱小.鸡.鸡再说!”一咬牙一跺脚,龙根豁出去了。

   思来想去有啥大不了?钱嘛,也就三核桃两枣的事儿,大不了龙爷爷站街卖去,常言道:“萝卜拔了坑还在”,又不吃亏,一边数着钱,一边儿尝尽天下婆娘的味道,何乐而不为?

   “臭尼姑,sao婆娘,没钱又骗老子才跟你算账!”对自己第一次出去卖,龙根那是相当在意。

   原来是这么回事儿,打电话无意间听说自己缺钱,sao尼姑就发了个短信过来:

   ——“我有钱,日我就给你钱,天天日我,给你用不完的钱!”

   “用不完”三字儿让龙根心动了,钱还有用不完的?

   心动加“鸡”动,开着高尔夫杀向凌云山尼姑庵。既然你的钱都用不完了,那小爷帮你花点儿吧。

   临近年底,尼姑庵“生意”还是很不错的,香客成群,求子求财求平安,一个个尼姑忙着招待客人,有钱挣谁还念经啊?

   “生意不错啊,那么多虔诚的傻.逼,拎着老婆孩子跪的那叫一个端正,估计他亲爹来了都没这么好使。”

   红绸床上,龙根蹬掉鞋袜,双腿盘坐在炕上,隔着厚厚的长衫,抓住一对乳山一揉一挤,好似两个大气球,软软弹弹的。

   “嗯...”红绸闭眼闷哼,淡淡道:“咋说话呢,什么生意不生意的?这只是一种对美好未来的寄托,求个心安理得!呸呸呸,菩萨听了可不高兴。”

   龙根坏坏笑了笑,伸手搓了俩吧大.咪.咪,隔着衣料都能感受到那种饱满,嘴上却说着:“那菩萨看见你这样能生气不?”

   “呸,你你...你再说,我可生气了啊。”红绸俏脸瞬间绯红,圆俏的白皙脸蛋儿好像熟透的大红苹果,散发着成熟的韵味儿,让人忍不住想亲一口。

   这婆娘的确有风.骚的资本!

   龙根暗暗道,心里甚是好奇,红绸这婆娘长得火锅扬名,貌美如花,不同于小芳、翠芬那般小巧精致,大黑眼睛,高挺鼻梁,掺杂着香火味儿,让人分外陶醉!

   “嘿嘿,知道如果我生气什么后果吗?”龙根坏笑连连,撩起长衫,大手掌从小腹伸了进去,握住饱满的三角.地带,轻轻提起两颗儿小卷毛一扯,指尖正对中路,顺着细缝儿搓了下去。

   神仙手早已出神入化,大半年的侵yin,龙根深谙此道,洞口在前,却并不着急刺入,徘徊于洞口,捻着饺子皮一拧一搓,沾着洞口缓缓滑出的嫩热汁儿,磨得吱溜吱溜响。

   “嗯嗯...嗯哼....”红绸哪里受得了这么抠弄,尝过大家伙,心里就没踏实过,空落落的,起初两天小缝儿火辣辣的抽痛,撒泡尿龇牙咧嘴的跟人干仗似的。可现在,一天不吃两嘴,心里就跟猫抓似的难受,

   紧紧闭着浑圆双腿,腹中邪火乱窜,呼吸也渐渐急促起来,面若桃花,双眸散着两分狐媚光彩,弯翘的睫毛轻轻颤抖,一舔性感红唇,莹呜道:

   “嗯,你,你生气又,又能怎样,我可不许你说菩萨...嗯哼...”恰逢此时,指头猛然猛地挺入,一坨粘稠热汁儿滑了出来。

   “滋滋滋”

   一阵猛抠,抠的花枝乱颤,龙根却突然抽回了手,连奶.也不摸了。

   “龙爷爷生气了,都懒得日你了!哼!”

   鼻腔发出重重的闷哼,起床下地要走人,一边儿提鞋一边骂道:“菩萨?哼,老子当年被爹娘抛弃的时候咋不显灵,偏偏‘哐当’一记响雷落在了我脑门儿上?”

   “啊?这....”红绸愣了愣,还从没听说过小混蛋有这遭遇,听起来也有一段难以回首的往事呢。

   往事浮上心头,揪心之痛仿佛再次浮上心头,一身燥.热迅速褪去,一抹凄凉浮上俏脸。

   “菩萨?我还真信不过,信别人还不如信自己!”这时,龙根已经穿好了鞋袜,走到门口,又道:“再见!”

   “啊,等等,龙根等等。”红绸叫住龙根,“喂,等等,你不是要钱吗?等一下。把这箱子拎上。”

   说着,红绸半蹲着从床底下拉出一只大皮箱。瞧着挺重的,拉杆儿差点儿压弯了。

   “喏,这些都给你,拎上吧。”红绸一脸淡然,捋捋额前发丝,渐渐退去的红潮为红绸平添了两分抚媚。

   龙根有些懵,这婆娘挺仗义啊,没掏家伙办事儿直接给钱!一提,龙根皱起了眉头。望着红绸,惊愕道:

   “这么重?有多少钱啊你?”

   红绸却是笑着摇摇头,“我也不知道有多少钱,至少有一百五六十五吧,反正我没数过。你拿走吧,留给我也用不了。”

   说这话的时候,红绸脸上波澜不惊,仿佛说着一句微不足道的小事,好像送给了别人一只鸡那么轻松!

   “啥?一百五六十万不止?”

   这可把龙根吓懵了,出手也太狠了吧!

   “怎么?不够用吗?”红绸忙问道。

   打开箱子一瞧,乖乖,慢慢的塞了一箱子红色大钞,一叠一叠摆放整齐,笑脸盈盈的毛爷爷,这一刻显得分外亲热!

   “嘶!”龙根倒吸一口凉气,瞪着红绸满是惊愕。这可是一百多万啊,这份儿人情太大了吧!

   “这,这么多钱你都给我?”龙根有些不相信。

   红绸微笑着点点头,“都给你了,你拿着用吧,不够我这还有。”

   “这些钱中,一部分是政.府补助,修缮庵中房屋剩下的;还有一部分是香客捐赠的香油钱,我留着何用?大家都过的挺充实,不需要钱。”

   早已出家,对金钱名利看得甚是淡薄,对着朝阳,伴着晨钟暮鼓,念念经便已足矣,何苦为了生不带来死不带走的东西拼命?

   “如果不够,下面还有几个箱子,不过都是五十、二十、十块的,面值不大,要不要一并拉上,反正你有车。”红筹接着道。

   龙根苦着脸,实在无语。没想到小小一个尼姑庵居然有如此雄厚的资本,还几个箱子分门别类的装钱,怪不得红绸这婆娘用的手机比自己都贵的多。

   “哎,人比人气死人啊!你要实在没用,就给我吧,我不嫌多!”回头一想,有钱是好事儿,把你变成自己人,跟家里栽了一棵摇钱树似的,没钱了,抱着红绸耸俩棒子,钱不就来了?

   放下箱子,一把横抱起红绸,放到床上,贼笑道:“老子就是现实版的田伯光,劫财劫色!今儿就好好日日你,让你爽个够!”

   “啊,你,你不是心情不好么?”红绸猝不及防,胸前又被搓了两下,刚刚退却的红潮再次飘上脸颊,犹如一道彩色云朵。

   还待推托两句,衣裳已经被扒了下来,赤条条,白花花的身子凹凸有致,上圆下翘,珠圆玉润,宛若上帝精心雕琢的艺术品!

   “吼!”

   一声厉啸,龙根爬上了炕,大嘴一张,一口含住乳.尖儿,“滋溜”一声吸了嘴里。

   “啊..”一声轻呼,清脆的嗓音如唱歌一般优美动听,好似天边传来的吟唱。舌尖儿滑过如花瓣的红绸,软绵绵的娇躯一拧,情不自禁搂住龙根。

   双手擒住两座玉女峰,抠住洁白的大.奶,往中间一靠,整个脑袋儿埋了下去,生吞猛吸,雪白大.咪砸的吧嗒吧嗒响,霎那间起了几道牙印。

   “啊...啊”

   “嗯哼,龙根,我要....唔嗯...”褪去的潮红再次浮上面庞,浑身燥.热升腾,猛地抓向腰间。

   果然,它硬了。坚硬如铁,粗壮如擀面杖,还是大号的。滚烫的温度仿佛要把人融化了一般!

   “吧嗒吧嗒”

   龙根连着又吃了两嘴,本想接着用用神仙手,让红绸好好爽爽,哪知道,浑身燥.热,刚触摸到幽幽细谷,一蓬清泉飞速冲了出来。

   “居然湿成这样了?”龙根一瞧,不行,得赶快进洞,再等该欲huo焚身了。

   抽出擎天巨柱,大家伙黑得发亮,坚硬似铁,硕大的圆脑袋儿斗志昂扬,顶开饺子皮,沾了沾白色汁液,腰杆儿一直。

   “哧”的一声,大肉.棒子缓缓没入,小缝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撑开、胀鼓,小腹一鼓。

   红唇娇躯一颤,“啊~~”悠长而细腻的吟唱再次响起,玉峰微颤,白花花的身子微微摇晃起来。

   “滋滋...滋滋滋”

   握住红绸小巧的膝盖,腰杆一挺一收,伴随着红绸嘹亮的歌声,白皙大香瓜一上一下,宛若伴舞一样。

   “啪啪...啪啪啪”

   三浅一深,硕大人根慢慢开垦那片玉女地,点点深入,摩擦着嫩rou洞壁,感受红绸的紧致,润滑,和那博大的包容感。

   “啊啊...啊...龙根,好棒....呜呜呜....你好厉害...啊..啊..快点儿,快点儿好吗?啊....我.....我...”

   白色大.奶,跳跃不定,好似两只大白鸽扑腾着翅膀展翅欲飞,上下翻飞....

   “啪啪啪”

   缓缓提速,大蛇深入浅出,开始启动冲刺加速度,实打实撞像内里洞壁,花枝乱颤,呻吟不断。

   “啊...啊.....啊....我到了,我到了!”撇开大腿,小嘴儿一张,热汁儿飞射四溅!

   正文 第二百七十章 尼姑都寂寞

   “啊啊,我不行了,不行了,休息,休息一会儿。呼,呼。”

   去了三回,红绸累得直喘气儿,粉面桃腮,急促的呼吸,两颗大香瓜一起一落,犹如白色浪潮翻腾,瞧得龙根热血翻涌。

   大手轻轻捏了捏小珠子,龙根坏坏笑道:“嘿嘿,师太,老衲‘功力’不错吧,舒服不?”

   “嗯哼,别捏了。疼。”红绸闷哼一声,红着喘息道:“还装呢,哪个和尚有你这么色啊,太坏了。居然把老娘给骗了!哼!

   红绸可不傻,如今的尼姑和尚,都是高学历高智商,否则红绸床下也塞不了几百万呐。

   之前也没在意,后来才慢慢想起来,哪有和尚长那么大的玩意儿啊,技术如此娴熟,大.鸡.巴一进一出,跟抖动的大钻头似的,呼呼啦啦扎进去,没几个婆娘遭得住。

   “嘿嘿,”划拉着胸前两颗小蓓蕾,抠抠索索两下,猛地一提一捏。龙根道:“那没办法啊,谁让你这尼姑这么sao啊,这不,咱‘拿人手短,吃人嘴软’,不好意思不卖力日啊。”

   “来,咱们接着整。”瞧着紧紧闭着的两腿嫩白大腿,龙根心痒难耐,小龙根依然壮硕无比,

   “嗯?不不不!”红绸连连摇头,俩手捂住腿缝儿,死死夹着大腿,不让大棒子靠拢。

   看着黑黢黢的大家伙,红绸震惊不已,暗暗咂舌。

   男人那玩意儿长的大并不稀奇,电影里那些外国人,牛高马大鸡.吧长又粗,特别是电影里那些黑鬼,更厉害,跟象牙是的,长、粗,乌漆麻黑搁太阳下都能反光。即便如此,也没这么能干啊?

   今儿不歇气儿的捅了一个多钟头,依然硬梆梆的,跟铁似的,再日下去,下面那水渠都捅烂了。

   “别介,再来一炮呗,老衲的宗旨就是:拿人钱财与人消灾,事儿得给你办的漂漂亮亮的,不然以后咋混啊?来来来,接着日接着日!”刚刚得了一笔巨款,龙根心里畅快,加上这婆娘又是个漂亮狐媚的主儿,不日白不日!

   筹不到钱得日婆娘,筹到钱了,更得日婆娘庆祝庆祝!

   上下其手,捏着奶.头不撒手,指甲一刮小黑点儿,红绸顿时扛不住了,跟小屁孩儿吃奶用嘴咬似的,又疼又麻又痒,难受死了。

   “嗯哼,别,别....龙根啊..”红绸吃痛,护住雪白胸脯,还没回过神来,一只有力大手已经破开了洞门。

   如同滑溜溜的泥鳅,见着湿润潮热的洞,没头没脑的往里钻,抠得小缝儿“吱溜吱溜”响,啪嗒啪嗒的水声,像是发大水了似的。

   “停,别,别抠了,日,我让你日成不?别抠啊,嗯嗯嗯。”白花花的身子一阵猛烈痉挛,一波高.潮又来了。

   乳.山颤抖,宛若雪山快要崩塌一般。红绸紧咬着嘴唇,道:“我,我来伺候你,你躺着,我来搞。”

   尽管精疲力尽,红绸只能咬牙坚持骑骑这匹高大威猛的马,要自己躺在下面,舒服是舒服了,可哪个婆娘抵得住这种日法?一开始还成,缓缓进入,一点儿一点儿往里塞,深度刚刚好。不过一到了后面,那大家伙呼呼啦啦刺起来,没完没了,常人根本就守不住,一棒子顶到底,大脑跟缺氧似的。

   龙根嘿嘿一笑,道:“那也成,见识见识掌门师太的盖世骑术。”说完,伸手托起红绸傲人双feng,捏着饱满处,往拢里一挤。

   “啊呸。”

   红绸闻言,俏脸一红,抓着热乎乎的大家伙,抬起屁股,对准小缝儿,轻轻往下坐去,撑大的小缝儿给裂开似得,疼的红绸龇牙咧嘴。

   “啪!”

   龙根瞧着,突然,腰杆儿猛地向上一顶,“啪”的一声撞了上去。

   “啊!”红绸尖叫,巨大的惯性,白花花的身子猛地一晃,圆如面盆的翘挺小屁股,掀起一层肉浪,撞上的瞬间,屁股蹲儿都变形了!

   扣着红绸盈盈一握的小蛮腰,腰部缓缓运动起来,一抬头,前面这个角度望过去,无比壮观。郁郁葱葱的黑森林,两片泛黑的饺子皮随着黑色巨柱的进出,缓缓颤抖摇晃,一坨一坨的白色浆糊粘在滚烫的大棒子上,缓缓流淌。

   “啪啪啪”

   “啊~~不,不,不要0....”

   红绸甩着脑袋儿,长发飘飘,俏脸血红,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儿,实在难以承欢,太,太厉害了,扛不住啊。

   “咋能不日呢?不能白拿你的钱啊,日吧日吧,以后咱们还得更加深入交流呢!”龙根认真道,心里却是乐开了花。

   一开始还老大不情愿呢,是啊,一大男人穷的出来卖,现在看来啊,男人出来卖,那都是有货的,有底气滴。

   “啪啪...啪啪啪”

   “啊~~你,你让我来,你别捅啊,你捅的太,太深了,嘶啊,里面捅烂了啊~~”红绸惨叫连连,两颗白皙大香瓜给疯了似的,一个劲儿的上窜下跳!

   “龙,龙根,你,你别动,我,我来,我来伺候你,嘶,疼!”

   龙根闻言,停止耸动,瞧着捅得花枝乱颤的红绸,嘴皮都咬破了,实在不忍,想想也是,自己这玩意儿太厉害了,别为了自己爽,一棒子下去把自己的摇钱树给捅死了,日婆娘也得讲究个细水长流嘛。

   “滋滋滋”

   白皙手掌摁住龙根宽厚的胸膛,半蹲着撅着屁股蛋子一上一下,磨着大棒子,白花花的豆浆汁儿应声而出。

   “啊啊啊,啪啪啪”

   时间慢慢过去,红绸渐渐进入状态,慢慢进入角色,包裹着大棒子渐渐深入,腰肢轻摆,贴住小腹,前后挪动着屁股蛋子,“滋滋滋”的磨着大棒子,酥xiong如同筛糠前后跳动。

   “啊~~~”红绸呻吟,咬着嘴皮子迎上自己又一波的冲击。

   “嘶!爽,啊!”龙根拧着眉头,一声轻呼,感受到滚烫的大棒子有了开枪扫射的前奏,抠住柳条细腰,再次急速扎了进去。

   “砰砰砰”

   红绸再次疯狂,为了暴风雨的畅快,放声高呼,甩动着螓首,长发飘飘。

   “啊~~~啊~~~噢,龙根~~~啊,啊,爱死你了,你,你,你快点儿啊~!~~~啊,啊,我要到了,我到了到了......”

   “砰砰砰”

   龙根亦是杀红了眼,如狼的目光死死盯着两坨跳窜的乳山,黑色大棒子疯狂刺入小缝儿,掀起一阵惊涛骇浪。

   “砰~~”

   “咚咚咚,咚咚咚。”

   正在这时候,红绸的房间被人敲响了。

   “掌门师姐,掌门师姐,你,你怎么了?掌门师姐,师姐,你,你怎么了?”声音清脆如黄鹂,隐隐有着一股魔力,听着声儿便有一种让人迫切想要见到真人的冲动。

   龙根大惊,鼓胀着意欲出货的大棒子顿时软了两分,“次奥!这,这谁啊,坏人好事,小心天打雷劈啊!”

   “说啥呢,那可是我师妹。”红绸这会儿也回过神来了,比龙根幸运的是,那波高.潮已经来临,腿缝儿水汪汪的,粘乎乎的热气儿腾腾。

   龙根一记白眼丢过去,暗骂道:“你丫儿倒是爽了,叫的那个舒畅,眼看着一炮来了,来人了。”

   这就好比啥呢?好比找小姐,刚刚爬到肚皮上,朋友来了一电话,说家里老婆再偷人,能不软吗?

   “喂,我咋办啊?我,我哪儿躲去啊?”龙根有些着急了。

   偷人自己倒不怕,可被人发现就大大的不妙了,而且偷的还是尼姑庵老大,传出去还被人乱棍子打死?

   “啥咋办,别怕,是我师妹红雨。你坐床上,我去开门,让她来换换我,成不?”红绸一边穿衣裳,一边说道。

   龙根瞪大了眼珠子,有些难以相信。这样也行?

   似乎看出了龙根的惊愕,红绸叹息着解释道:

   “实不相瞒,咱们庵里都是苦命的姐妹,不是被人强.奸坏了名声,就是感情受挫,心死了。可心死了,人还活着,是个女人都需要,你瞧瞧咱们庵里多少年轻姑娘,一个比一个水灵儿,不过其中的苦闷只有咱们心里自个儿明白!”

   龙根点头称是,“我知道,尼姑都寂寞。”

   红绸点头,正准备说点儿啥的时候,龙根又说了一句:“一个一个上,太麻烦了,要不,你把姑娘们全都叫来吧,我挨个挨个日,减轻她们的痛快....”

   “呸!你当尼姑庵是ji女,我是老鸨呢!哼!”红绸一瞪眼,去给师妹红雨开门去了。

   龙根在床上乐得呵呵笑,心想:“你不是老鸨,可跟老鸨有啥区别?”

   “哼哼,龙爷爷能日了掌门师太,日遍整个尼姑庵也就早早晚晚的事儿!”之前龙根也发现了,这尼姑庵的漂亮婆娘是真不少,一个比一个水灵,不施粉黛,宛若山林的牡丹花开,那份儿清凉之意,已经迷醉了不少人。

   打开门,红雨低声疑惑道:“师姐,你,你又拿黄瓜用了?要不要我帮帮你?”

   红绸笑而不语,朝床上努努嘴儿,红雨顺眼望去,只见,床上矗立着一根儿巨型人根!

   “尼姑妹妹,快来吧,哥哥能解决你的人生大事哦!”床上响起了龙根戏谑笑声,你红绸都不怕,老子能怕你?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49ee.com 加入收藏夹!